莫语依虞

调教日记(续)

慕容离斜倚在床上,用手指摩挲着执明棱角分明的下巴,被掠夺尽了的执明只是平躺着,闭着眼,不发一语的接受着慕容离的抚摸。他很清楚,抵抗有多么愚蠢。

现在的他只能等。

慕容离为他拂去鬓角的乱发,放一枚轻吻在他的额头上,“你乖一点,我出去一趟。”

机会,最后一次机会!

“嘀嗒……”两点。

执明像一个植物人,没有任何反应。坚持住!

“咔哒。”慕容离上了门上的锁。

“噔,噔……”一步,两步……“吱-”他,出去了。

墙顶上是黑白马赛克的砖,出自慕容离自己的手笔,排列有序又迷人心神。慕容离告诉执明,这是专门为他做的,为了放松他的神经。执明那个时候听到这话,挑起一边的嘴角,慕容离看红了脸,然后狠狠给了他一个巴掌,

“我不许你这样笑。简直是罪恶。”

之后,慕容离总是让他睁眼,看着墙顶。而执明再也没那么笑过,他不再挑起嘴角,只靠一双眼传递自己的情感,因为慕容离最喜欢他的眼睛。

执明听着从客厅里传来的摆钟的声音,“咯嗒,咯嗒”一边又盯着墙顶上的马赛克。慕容离希望执明看见这幅图案能够慢慢的放松警惕,但是执明总是异常的清醒,他在这一段浑浑噩噩的只能睁开眼的时间里找到新乐趣,他数清了那上面一共有54块灰色格子,67块黑色格子和43块白色格子。

执明的人生就像马赛克一样,分布杂乱。他是个小混混,又是个三好学生;他喜欢清纯的,长发飘飘的小妹子,却总是遇见妖艳切开黑的大姐头;他不在乎外貌,每次见到漂亮东西,眼睛却总是直勾勾的。

他的人生很乱,也很酷,很美。

他以为会这样一辈子,当他匍匐在一个男人身下,他马赛克般的人生都变成了一个颜色,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听不见哭泣的黑,呼救又无人回应的黑。

这样的黑色的人生,他要不了。

他要逃。

“嘀嗒”三点了。

执明坐起了身,却忽然听见了门开的声音,急忙躺回去,手心里黏腻潮湿。他的心跳加快了频率,“通...通...”他保持着平躺的姿势,小腿突然抽搐了一下,由于小腿肌肉被迫长时间处于绝对放松状态而引发的抽筋。

这是怎么回事?慕容离没有回来?

执明重新坐起身,赤裸的脚踩在黑色的大理石上,慢慢向卧室门走去,他的耳边又出现了开门的声音,“吱-”他蹲下身子,盯着下面的门缝。

“吱-”

“吱-”

执明的耳边不断出现着开门声。他这是幻听了?呵呵,执明,你是有多怂,你已经害怕慕容离到这种地步了吗?慕容离他算你的谁,凭什么关着你,这不叫逃跑,没什么错,慕容离才是错的,你是一个个体,你想干什么,他管不着。

是吗?

执明这么想着,站直了身子,右脚像是被蚊虫叮咬过,又麻又痛,“嘶-我擦-”执明觉得自己被扼住了脖子,后面那个具有侮辱意味的字眼怎么都吐不出来。

慕容离不允许他说脏话。

对执明来说,脏话就像口头禅一般,嗨皮来一句,操爹来一堆。为了让执明不再骂脏话,慕容离可费了不少心思。

“我擦...慕容离,你等着,等老..我出去再说。”

执明从慕容离的衣柜里随便拿出来一件黑色长袖和一条黑色的运动裤,顺便拿了一条内裤。

慕容离其实已经将卧室的密码告诉了执明。事实上,这所房子除了保险门的密码执明不知道,其他的,慕容离都已经告诉了他。其实,慕容离除了脾气上稍微有点怪,这人还是蛮不错的。如果不是这样的开始,他们的结局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执明走出了卧室,外面一个人都没有。

餐桌上有一份煎蛋三明治,还有一碗皮蛋瘦肉粥。“嗯-”很香。

执明端起碗,手掌贴着碗壁,还是温的。

父母是商人,一家三口一年里所谓团圆的日子也就是坐在一张桌子吃顿饭,各自心里都有着自己的打算。在执明的脑子里,一家人高高兴兴吃着热和的饭菜这样美好的记忆实在是没有。他并不喜欢他的父母,他们之间的亲情早已被冰冷的物质取而代之了。当他用自己优秀的成绩换得和父母一起去游乐园,看着其他孩子在父母怀里笑得那么开心,转身也去寻求一个怀抱,而他的父母已经被公司里的电话叫走的时候,他再也不曾想过要去得到亲情的温暖。

但是和慕容离共处的这些日子,他感受到了一丝温暖,虽然,这是用他充满耻辱的服从换来的。

“啪!”执明连碗带粥倒扣在桌子上,可那又能怎么样,这样如同狗一般的生活,他受不起。

仿作-作者


朱戬是个小写手,网络上的。

专门写男人间的爱恨情仇......

例如这种:

“王上,吾惟愿您盛世长安...”

“不,不!公孙钤,本王不许你走,阿钤,你便是我的盛世...啊!”

还有这种:

“毓骁啊,你要什么,哥哥都会给你。”

“...真的吗?”毓骁偷偷扫了一眼毓埥的脸,连忙低下了头,双手垂在两侧,揪着衣服。

“是,哥哥何时骗过你?”说完,还用自己十分温暖的大手摸着对方的小脏辫。

毓骁红了两颊,“...那...我要...哥哥..”

毓埥有点方,啊...咧?

毓骁看着愣着的毓埥,捏了捏拳头,这可是最后一次机会了,不成爱人便成生人。

毓骁扑进哥哥的怀里,脑袋藏进哥哥的颈窝,双手搂住哥哥的背,瓮声瓮气地说:“我要哥哥,不管,我就要哥哥...”说到后面,还带上了哭腔。

毓埥对于现在的状况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没错,他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从小就被人表白到大,但是这些人里不包括他的弟弟呀。如果拒绝了他,他们还能做回亲人吗?要是,答应了呢,又该怎么办?他们日后的路将通向何方?

毓埥忽然想起毓骁第一声哥哥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肆意的人生有了一份责任,可他很开心有这样一份负担。

他把手放在那毛茸茸而又有些扎手的脑袋,慢慢抚摸着,他感觉到手心里有点痒,就跟他的心一样,痒痒的,酥酥的,麻麻的。

“好呀,那就拜托弟弟照顾好我这个笨蛋。”

......

骨科大法好!

其实作为一名某著名大学文史系毕业的高材生,朱戬有一个很伟大的梦想,那就是,能够超过古龙、金庸,构造出一个全新的武侠世界。

奈何现在市场变了,已经被红袖玛丽苏,起点杰克苏攻占了。江湖间的腥风血雨、勾心斗角,早就沦落为红袖添香、举案齐眉的小资生活的背景板了。

更别说朱戬心中那种连匹母马都没有的的男人江湖了。这不符合人们对于武侠的定义,这符合耽美的定义。

梦想是要有的,但那是在闲得蛋疼是脑子抽筋的产物,连温饱都已成问题的朱戬大作者想道,武侠是什么?我认识你吗?对的,我不认识。我认识一个叫耽美的,你认识吗?改天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就这样,江湖上的爱恨情仇就变成了男人间的爱恨情仇。

朱戬笔名叫作阿屎,与x书网签了约,里面全部都是各种耽美大神。朱戬原本以为自己这样一个渣新可能就会一直这样默默无闻的去恪守合约的单纯去更文,没想到,在短短半年里,他成为了自己眼中的大神,他有了自己的粉丝群“推丸(屎壳郎)”。也许是因为网络作者的原因,他并未感到自己的生活有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什么一夜成名,什么百万富翁。他还是条单纯的更文狗。

直到有一天,一个ID叫作慕容离的小粉丝留了言:“大大,我的cp什么时候出来呀?我不想再吃狗粮了。QAQ”

朱戬的小说之所以能在半年之间大火,除却朱戬本身优秀的文笔,更引人注意的是,作为主角的慕容离没有cp。不知道现在的读者是不是套路走得太多,想走走反套路,一边跟着慕容离走武侠路子,一边默默等待着慕容离的cp出现。

《刺客列传》是朱戬仍在连载的作品,也是迄今为止的唯一一部作品。它讲述的是中垣大陆由一名为钧天的国统治,当朝皇帝号启昆。在中垣武林内有六大门派,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武林与朝廷本是井水不犯河水,但是当这第七大门派出现时,一切发生了变化。第七门派名为瑶光,它不教人武术功夫,也不授人内功心法,它以信息易信息。常传,这世上没有瑶光不知的消息,没有瑶光不得的宝贝。这瑶光便是连接朝廷和江湖的纽带,皇帝与瑶光掌门签下约定,相辅相成,也至相生相克。但是,不知从哪儿传出的消息,瑶光内有一珍宝,得之便得天下。朝廷与江湖同时觊觎珍宝又怕被他人得到,竟合谋强逼逼瑶光掌门毁掉珍宝。所谓珍宝不过是...瑶光掌门不从。众人围剿瑶光派,放了一把大火,烧尽了瑶光阁内一百一十条人命,烧出了一位红衣萧师,慕容离。慕容离原名黎,黎明未至,人已离尽。慕容离先于毒宗天璇,机巧天枢埋伏,后又与外朝遖宿共谋中垣。

连载到现在,故事已发展了大半,小说中四个门派的门派掌门以及他们的cp已经面世,但是这慕容离的cp却迟迟没有消息。小读者们都以为这是大大的小心机,但是当事人朱戬觉得超级委屈,他真的没有给慕容离配cp呀。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首部作品的原因,朱戬对这部小说格外的用心,尤其是主角慕容离。朱戬总觉得慕容离就在自己的身边,他的每一处朱戬都很清楚。就像人物的性格,其他的角色朱戬需要揣摩很久,但是慕容离的性格就像是提前设定好的,不需要去思考,就可以写出来。

朱戬思考着是不是真的要给慕容离安排一个cp。

小说在没有读者的时候是作者一个人的作品,当小说有了读者时,这份作品也会受到读者的影响。尤其是朱戬还靠着这个作品吃饭的时候。

夜深了,朱戬一个人被淹没在无尽的黑暗中,面对着他的小笔记本敲着键盘。

屏幕慢慢黑了下来,电脑进入待机状态,朱戬伏在桌案上睡深了。

“王上,王上...”

是谁,王上是谁?是在喊我吗?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王上,醒一醒。莫在这里睡了。”听着一遍遍的催促,朱戬也实在是不好再睡下去了。

睁开眼,入眼的是一个执萧的红衣男子。

慕容离看着执明王睁大了眼睛盯着自己,以为他是睡迷糊了,惊讶自己怎么会在这。“王上,这里是向煦台。”

朱戬听着眼前的人叫自己王上已经顾不上惊讶了,让他更惊讶的是这人。

白肤胜霜雪,褐发似妖精。鬓若刀裁,眉如墨画。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卓卓如野鹤之在鸡群。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这是朱戬在《刺客列传》对于慕容离的一段描写,而放在眼前之人身上像是天生为他匹配的,也许他连眼前之人三分神韵都未写出。

朱戬久久缓不过神,直至红衣男子递了一杯水给他:“王上,喝些水吧,醒醒神。”朱戬还呆呆的就着男子的手喝下了水,忽然想起哪里有些不对,只好边喝水,边偷偷看着那人,只见那人神色坦荡,像是已习惯两人之间的亲密行径。

水喝尽了,那人放下杯子,言:“王上,该回去了,更深露重。”说罢,将萧放在唇前,吹起了曲子。

朱戬怀着满心的疑问回到了自己的寝宫,他招来侍从,小心打听着他现在的世界。他得知这个地方也叫作中垣,原本由钧天帝启昆统治,而后各诸侯自立为王,而他所在的这个国家也是称王之一的国家,他就是个王二代,如今天权国的统治者,执明。而那个红衣男子就是慕容离,原瑶光侯的儿子。

朱戬想到自己的小说,虽然一个是诸侯,一个是江湖,但是内里却无甚不同。这究竟是......

“王上!您没事吧?”侍从焦急的声音打断了朱戬的思考,原来是朱戬一边思考,一边把玩着一根簪子,簪子的尖端扎伤了他的手,但是朱戬却毫无痛的感觉。

对了,他好像是睡着了,这是他的梦呀,梦里面是不会感到痛的。再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一定是他这几天总想着给慕容离安个cp,所以才会做这样的梦。

想通了一切的朱戬便大剌剌躺在椅子上,任由侍从摆弄着自己的手,现实中什么都得亲力亲为,在梦里就做会大爷吧。

朱戬就这样一睁眼一闭眼过着混吃等死的日子,在梦中 。他不知道这样的梦什么时候会醒,也许就是下一次睁眼。

但是,这次睁眼也太快了吧。朱戬再睁开眼的时候只看见挂满了红纱的墙顶,这好像不是他家,他应该是还在梦中,这又是哪儿?

“王上,你醒了。”这次是一个绿衣服的人。朱戬看见他时,眼角跳了跳,绿色,是个好颜色。

“王上,逝者已逝,切莫太过伤心。”what?!这什么鬼,这剧情跳得也太快了吧!等等,谁死了?

“王上,慕容国主来了。”

嗯嗯嗯?慕容国主?慕容离已经复国了吗?

“你们都给本王出去。”朱戬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不受控制了,他并不是想说话,他根本就不知道要说什么。这话是怎么回事?

“你就准备一辈子在这个屋子里当个懦夫吗?太傅因何而死你不知道吗?我把你交过去他们就能放了太傅吗?太傅如今是尸骨未寒,杀他的凶手就在城门外。你呢?躲在这里连门都不敢出。”朱戬此时的心情很是复杂,很生气,但是不知道把这股气发给谁,同时又有些莫名其妙,他为什么会有这些情感,尤其是当慕容里说太傅尸骨未寒时,他更加的难过。

朱戬感觉手中有些凉,慕容离将一柄剑塞进他的手中:“你要是个男人,就该振作起来,手刃威将军。有什么好怕的?我从灭国流亡一无所有,到如今东山再起,不也是过来了?况且,天权还有那么多忠臣,等着你回去主持大局呢。”朱戬看着慕容离严肃又有些凝重的神情,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剑,他慢慢捏紧了剑。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朱戬主观上并不想做这些事情,但是他的身体却不听他的指挥自发的进行动作,还有那些操蛋的心情。
此时此刻的他不是其中的人物,更像是一个观众,观看着慕容离与执明的表演。

朱戬再次睁眼,又换了一个场景。他,不,应该是执明领着千军万马,兵临瑶光城下,慕容离着一身红衣,独自站在城门口,他的周围毫无一人,城墙上也毫无一人。

慢慢下起了雨,雨很小,但是很密。

初春的细雨更厉,打在身上生疼,也更凉,凉到骨缝里,更冷,冷到心窝里。

这雨再冷,也灭不了执明心中的那股火。不知怎么的,朱戬自己的心也跟着烧了起来,有一股火在他的身体里逃窜,一下蹿到脑袋,他有些晕,眼前是雾蒙蒙一片,他看不清那里站着的红色的人。

朱戬不知道执明与慕容离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以让执明这么生气。朱戬感觉到执明是喜欢慕容离的,就是我喜欢你的那种喜欢。

当慕容离对执明视若无物的时候,执明心里还是很高兴,他觉得慕容离就是一幅画,什么都不用做,就已经很好看了。

当太傅死去时,执明心里其实很清楚,慕容离的忧虑,慕容离的取舍,慕容离才是一个真正的君王。只不过是因为自己的幼稚和逃避,不愿意长大罢了。

这些,朱戬都能够感觉到,对于慕容离,执明总是怀着一种憧憬、仰慕的情愫。但是他从未感觉过执明此时的心情,爱恨交加,哭笑不得。执明难以抉择,出兵时的豪言壮志,国家荣辱,可他看见慕容离时,这一切都显得那么脆弱。

朱戬觉得自己很难受,心绞痛一般,脑袋像一团浆糊,混混沌沌。

“嘶-”朱戬揉着自己的头,看见自己黑屏的电脑,他这是醒了?不知道执明与慕容离如何了。朱戬猜不透他俩的结局,但是他知道了一件事,

像慕容离这种妖孽,还是一个人比较好。

_fin_

调教日记




瓷白而修长的手指缠绕着干枯且没有光泽的发丝,床头朦胧的灯光打在两人脸上,暧昧而颓丧。

                                 -预告

留给你们一些幻想的空间@

【杰戬】我成了老大的挂件肿么破?!Σ(゚д゚lll)

借花献佛,因为自己的迟到来补偿阿晨的二更

【二】

三年前的五月二日,是King帮老大任昊的五十岁寿辰,道上排得上号的排不上号的都来了,觥筹交错间任昊笑得满脸得意,前儿刚吞了南街一间暴利的酒吧,现在南街地盘的头目还得低着头乖乖给他道贺祝寿,看着那张死死压抑着怒气的脸,任昊愈发心情舒畅。
他带着笑拍了拍身边年轻人的肩膀:“查杰,做得好!”
查杰是他手下的得力干将,能力出众又忠心耿耿,让他十分满意。
就在他准备上台宣布宴会开始的时候,外面一片哗然。一个小弟连滚带爬地跑了进来,颤抖着声音高声喊着:“老大——老大!不好了!开阳堂、开阳堂堂主带着新进的一批货反、反了!在码头上和天玑堂干起来了!”
“什么!”
任昊猛地变了脸色摔了酒杯,开阳堂负责的是King军火方面地方的交易,如今反水给King带的绝对是伤筋动骨的伤害,这让他眉宇间多了一丝凝重,再加上在这样的日子出事,让他脸色忽青忽白,显然难堪至极又气的不轻。
查杰在还任昊还没有反应的时候就已经先带着人赶往码头,这让回过神来的任昊心头有了一丝安慰。
查杰赶到的时候,夜已经深了。天玑堂已经隐有一丝败迹,毕竟开阳堂拿着新到的一批MG4,天玑堂再能打,也干不过对面突突突的机枪。
等到天刚亮的时候,有了瑶光堂支援的天玑堂终于打跑了对面疯子似的开阳堂,抢回了大部分的武器,可惜叛乱的人没有抓住几个。瑶光堂众人在和天玑堂的欢呼完之后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大事。
他们的老大——查杰,不见了。

*

朱戬扒着垃圾桶拿着小木枝翻来翻去地找吃的,等他好不容易翻出了一个半发霉的面包给自己的肚子添了一丝安慰之后,他看见前面巷口上有一个黑乎乎的人影啪叽一下摔到了地上。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破破烂烂的衣服和脏兮兮的爪子,砸吧了砸吧嘴巴还是拎着木棍儿跑向了那个人。他蹲在旁边拿棍子戳了戳人的腰,下一秒就被人狠狠掐住了手腕。
“!”
他疼得龇牙咧嘴皱起眉正准备挣扎的时候,抓着他的人又突然松了力气倒了下去,这一次是脸朝上。
朱戬飞快地收回了自己的手,呼呼地吹气不疼不疼,不经意间低头看了一眼躺着的人,瞬间,腕间的疼痛就被他扔到了九霄云外。
好、好看!
地上的人眉峰凛冽,鼻骨挺直,唇线紧抿似在忍痛,皮肤瓷白,额间有细细密密的汗,脸上虽有血污,却掩不住他的俊美雅致。
朱戬拍了拍肚子,虽然还没有吃饱,但是遇上美人,值了!
他咧嘴笑得傻兮兮,一边小心地将地上的人扛回家,手里还不忘拖着自己“养家糊口”的小木棍。
他满心欢喜,避开人的伤处背着人,一步一步走向家的方向。
肩上的人低着头,发丝遮住神情,所以朱戬也就没有注意到,他清醒了一瞬盯着自己看的漆黑眼睛。

*

朱戬龇牙咧嘴地背着人艰难地爬上楼梯,哀叹为什么美人看起来挺瘦却险些重死他,他从破破烂烂的衣兜里掏出一大串钥匙,一脸正经地一个一个试着开门,丝毫不觉得旁人眼中他的这个举动多么愚蠢。
他佝偻着背像个小老头一样把人放在房子里唯一一张床上,站在原地呆了呆才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一样,转身跑去客厅接了一大杯水,可他蹲在床边却不知道才能让人喝下去,皱着眉头苦恼了半天他还是没想出什么办法来,最后打了个哈欠不情不愿地把水放在一边,起身出了房间。
他关门的动作很轻,脸上带着傻气的笑容,长长的身子蜷缩在沙发上也不觉委屈,他就是这么容易满足。他的世界这么小,小到只要美人在,他就可以无视所有苦难,朝他露出最灿烂阳光的笑容。

【杰戬】我成了老大的挂件肿么破?!Σ(゚д゚lll)

代发,脑洞属于我,文属于大大 @慕敛。

这真的是一篇敲 敲 敲 敲正经的虐文,信我。

【一】

昏暗的楼梯间散发着阴暗潮湿的气息,空气中漂浮着隐约的酸腐味。查杰从口袋里拿出一串钥匙,选了一把插进门锁试了试,打不开。
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见这把钥匙打不开,淡定地换另一把。
他一点都不急,一把一把地试,到第五把的时候,锁扣发出了轻微的声响。
“咔哒”一声,门开了。
他缓缓走进来,转过身认真地关好门,脱鞋、放包、将外套挂上衣架,动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而他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
像是一个按照程序走的机器。
逼仄窄小的房间处处透露着陈旧,破了洞的沙发、墙皮脱落的墙壁,即使收拾得再干净,也掩盖不了它们内里散发出的腐朽气味。
查杰一身剪裁合体的黑色西装,与这间房子格格不入。
他以一种强势的姿态闯入这个空间,不容拒绝地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
锐利而果决。
就像他闯入这间房子的主人的生命一样,不留一丝余地。

*

他在面朝门的沙发上坐下,双手搭在膝盖上,坐姿合礼而严谨,背脊挺直,平静无波的目光一直看向门的方向。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地过去,他保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像一尊沉默的雕塑。
他的表情没有大的变动,侧脸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有些模糊而不真实。他静静地坐着,等待漆黑的夜色将他包围,进而吞噬干净。
墙上的钟走向午夜零点的时候,他动了动。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像是发现了什么一般愣怔了两秒,然后迈开步子走进这间房唯一的一间卧室,关灯。
黑暗一瞬间从四面八方向他袭来。
他摸索着换上睡衣,躺上床的时候,有灰尘扬起将他笼罩。
他的眼睛眨了两下,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发出声音。
十分钟后,他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

查杰在等一个人。
整个King帮的人都传,他们的老大有个古怪的习惯,放着自己市中心的豪宅不住,跟个受虐狂似的天天窝在城郊一座破房子里,有次老大外出应酬醉了酒,不知情的助理把他送回了清水的别墅,第二天那个助理就被炒了鱿鱼。
三堂主说起八卦来丝毫没有平日里严肃正经的样子,反倒叼着烟一脸兴致勃勃,旁边的小弟给端着瓜子听得津津有味:“那……那人谁啊,这么大面子?”
“……”
天枢堂堂主熊梓淇停下了抽烟的动作,表情渐渐沉了下来。
旁边的小弟吓得惴惴不安,努力思考着自己说错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良久,熊梓淇极不可察地出了口气,声音莫名带上了丝沙哑。
“不知道。”

*

熟睡的查杰在黑暗里紧了紧怀里带着熟悉味道的被子,低声呢喃出一个名字。
“朱戬。”

调教日记Ⅳ

@泪慕血兰 活生生把生贺拖成了节日贺文,我真的是个正经人的说。
第一次完成了自己的flag,我真的开车了。
其实到这里,它就可已完结了,你们说对吧。
有缘再会。

调教日记

你明白被人遗弃的感觉吗?你明白那种心脏被掏空而装上机器的感觉吗,冰冷又疼痛?
可惜,你不明白,因为你不是我。
幸运,你不明白,你不曾受到伤害。
可是,我就是很难过呀,抑制不住,我尝试去忽略它,它却在我的眼前不断轮回。
我想放弃了,但是我知道总有人等着我,我不该放弃,我得对他们负责。
但,你们的爱太少,让我都感觉不到我的存在。
我是个贪心的人,你们尽力了,可我仍嫌不够。
那份初心没有变过,想告诉大家自己的故事,又希望有人来欣赏这个故事。
没有爱,就要死去。
定义为虚荣不为过吧,因为别人而存在,真的是想放弃了。
只能对那些送心心的人说声对不起了,真的是坚持不下去了。
发这一条,可能就会弃,或者在犯贱中翻滚,继续更。
我失去了那份热情,累了,就懒了。
会更的……吧
写这些话的时候,依旧是怀着一个需要人注意的心。
虚荣在我的灵魂上永不褪去。
对不起,谢谢。

调教日记Ⅲ

Day 16

他拒绝吃我提供的食物,他以为他能坚持多久。

人都是那么自以为是,你也是,我也是。                                               

Day 18

三天了,不吃不喝。                                                                                          

苍白的面容,干涸的唇瓣,黯淡的眼眸,在我的眼前不断切换着。

我是否真的做错了,我是否不该爱他,我该怎么办?

执明,我该拿你怎么办!

Day 19

执明执明执明执明执明执明执明执明执明执明

Day 21

沉浮在冰冷的深渊中,

窒息感像茧丝一般难以抽离。

我的呼救声从希望走向绝望,

无人作答。

我挣扎着,继而放弃了。

机械性睁开双眼,注视着这黑暗,

我看见一束光,希望重燃。

寻觅着,寻觅着,

抓住这束光,

他的光明将只属于我一人。

Day 22

执明,你一定是我的!

Day 23

他太久没有见过光亮,他有的只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他的身上混杂着饭菜和粪便。

他的骄傲被我全部拆卸,他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布偶,他是如此的脆弱。当我抱起他的时候,他微微地颤抖着,手指抓着我的衣服,脑袋埋在我的胸前,流下滚烫的泪水。

啊!这是幸福的泪水,我们已经做好一同迎接明天的准备。



@泪慕血兰